阙思伟:脑血管“拆弹专家”

发布日期:2019-02-26 09:22:24   阅读次数:848次

m1.jpg

名医湖南 · 开篇语

“唯楚有材,于斯为盛。”医,材之一。

大医者,始于心诚,成于精湛。


三湘大地,历代名医层出不穷,初有炎帝神龙氏尝百草葬于茶山、张仲景长沙坐堂、孙思貌采药于龙山……


一代又一代医学大家践行着医者誓言,用大医精诚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传承医者之魂。


没有惊天动地的豪言,却在脚踏实地默默奉献;没有怨声载道的感慨,却用水滴石穿的信念在砥砺前行。


今日起,湖南省医院协会推出《名医湖南》栏目,讲述湖湘名医有温度的行医故事,谱写医者的勇于担当的医者信念、无私奉献的医者情怀,以彰显医者大爱以勉励后世继承和发扬。


这恰如其分,也正当其时。

“我经常跟病人说,我做的工作就是在脑袋里‘拆炸弹’。”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主任医师阙思伟面对记者,自信淡定地说出这句话。但可想而知,成为这样一名“拆弹专家”要付出多大的努力。而从事神经外科工作20余年的阙思伟始终不忘初心、不懈努力,成为常德市脑血管外科首屈一指的“拆弹专家”。

j1.jpg

采访过程中,阙思伟不断地向记者强调,我国每年有近200万人因脑血管病死,一定要让市民警惕这个威胁生命的“头号杀手”。

5555.png

初心

从怀疑到坚守,

一年300多台四级手术锻造“神外圣手”

1995年,毕业于湖南医科大学的阙思伟,被分配到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当时,该院神经外科开科不久,一方面阙思伟觉得难度高的开颅手术很神奇,一方面又因神外设备差、技术有限导致患者死亡率、致残率较高,让他对神外产生了怀疑。特别是阙思伟的一位女同学,因妊娠高血压在临产前颅内出血,后抢救了6天也没有抢救过来,这事让阙思伟怀疑,自己所从事的专业真的能很好地帮助患者吗?

j2.jpg

庆幸的是,怀疑很短暂,在看到科室里那么多需要帮助的患者,阙思伟选择了坚守。设备差可以更新换代,技术有限可以不断地学习。让阙思伟开心的是,这些年来传统神经外科迅速地朝着显微神经外科、介入神经外科、精准神经外科发展。“现在的神外手术已发展到有手术导航,有神经电生理师全程监测提醒,患者在手术中身体有哪些变化,医生能够随时掌握、随时调整手术方案,同时患者的愈后也越来越好。”

j3.jpg

与设备不断更新相匹配的是阙思伟的医术。为了医术更加精进,他先后在北京天坛医院、北京海军总医院神经外科中心,学习显微神经外科、介入神经外科及立体定向神经外科技术,而每年300多台最高难度手术——四级手术的锻造,让阙思伟成长为常德市脑血管外科首屈一指的“拆弹专家”。

5555.png

坚持

从显微到介入,

多个“第一”填补常德脑血管手术空白

成为常德市脑血管外科首屈一指的“拆弹专家”,显然不是上述语言能简单描述的,需要一系列具体的病例来支撑:2005年3月,阙思伟在常德市率先开展并完成第一例脑动脉瘤的介入栓塞治疗;2006年完成常德市第一例颈内动脉海绵窦的栓塞治疗,同年完成常德市第一例脑血管畸形的栓塞治疗,填补了多项常德地区脑血管疾病介入治疗技术领域的空白;2010年阙思伟牵头成立了湖南省第一个神外亚专业学科——脑血管外科,并让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脑血管外科一直走在湖南省相关学科的前列。

j4.jpg

神外手术因为在颅内进行,手术操作空间小,稍有不慎就可能给患者带来重大影响,被称为外科里最危险的手术之一。而脑血管手术更是神外手术里最为凶险的,因为脑血管一旦出血就非常凶猛,几秒钟之内就可能让病情急剧变化,而阙思伟最擅长的就是这类手术:颅内动脉瘤、脑血管畸形的介入治疗及显微镜手术、高血压脑出血的显微手术治疗。

j5.jpg

“做脑血管手术,需要胆大心细、遇事不慌,需要在几秒钟内做出最有利于患者的决定。”阙思伟告诉记者,他做过上千例动脉瘤手术,这些手术千变万化,没有一例相同的。“如果说神外手术是在脑袋里拆炸弹,那动脉瘤手术就是在拆血管的不定时炸弹,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这让手术更加凶险。”

j6.jpg

阙思伟还记得曾为一个血泡状动脉瘤患者做手术的情景,患者的整个血管壁都有问题,不仅薄,还有多处往外鼓泡,如果采用夹壁的方式,别的鼓泡处可能会爆。开始阙思伟准备缝合血管,结果患者血管质量太差,越缝越撕裂,最后阙思伟当机立断,在患者腿上取了血管为颈动脉和颅动脉搭桥,最终让患者转危为安。

j7.jpg

近来为一名40多岁的颅内蛛网膜下出血的女患者做手术的情景也让阙思伟印象深刻。颅内蛛网膜下出血患者的死亡率特别高,3个患者里面常常有1个会死亡,女患者送到医院时已经生命垂危,需要立即手术,手术的操作难度特别大,患者出血处位置深,阙思伟要通过显微镜在直径1毫米的血管上进行操作,而一根这么细的血管可能关系着人体一大片的身体功能,这样的手术难度大压力更大。“我们的工作简直就是担着病人的生命在走钢丝。”还好,阙思伟往往能承担住重压,顺利走过细细的钢丝。

000.jpg







上一篇: 吴名星:让凋萎的生命重新绽放
下一篇: “中医骨伤名师”孙达武:16岁弃学从医,70年行医路铸就大医精诚!
0.054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