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引领医院管理

发布日期:2018-10-16 10:58:00   阅读次数:442次

湖南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附属第一医院  张霞

 

美国著名管理学家哈罗德.孔茨认为,“管理就是设计和保持一种良好环境,使人在群体里高效率地完成既定目标。”[1]具体而言,管理目标和计划的实施,组织结构的设计与运作,人力、物力资源的调配和安置,以及对管理全过程的控制和调整,都离不开人的参与。医院管理以人为中心,在其理论与实践的研究过程中就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对传统文化的反思。

传统文化(traditional culture)是历史上各种思想文化精髓的集中,是民族精神的象征。其内容渊源流长,百花齐放,儒家“修齐治平”,道家“无为而治”,在医院管理中,跨越以人治人的缺陷,超越制度治人的死板,用文化治人,用博大的文化精神去引领医院的管理,更能促进医院的发展和进步。

一、身先士卒,修齐治平,管理者不断提升自身素养

孔子曰:“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论语·学而》)。管理者在管理过程中,先管好自己,后由己推人,从而带动全局。这就要求管理者加强自我修养,时刻约束自己、修正自己。儒家思想认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即是修炼人格,应包括正直、谦虚、诚信、勤勉。由“修己”而崇德,最后达成“衿而不争、群而不党、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等种种美德,修炼成尽善尽美的人格。这便是理想中的“君子”、“圣人”、“圣者”。“士为知己者死”反映出了领导者与被领导者的追随关系。《孙子兵法》中分析道:“视卒如婴儿,故可以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 儒家孔子提出“施仁政”,强调统治者要象爱护亲属一样对待臣民,“民可载舟,亦可覆舟”。爱民必须体现在满足臣民的需要上,决策时必须顺应民心,从而形成凝聚力。孔子的中庸之道、老子的无为而治、孙子的不战而胜,已成为当代医院管理者修身养性的必修之学。

由此可见,作为医院的管理者,必须正直勤勉,自我修炼,具备良好的道德修养、渊博的知识、高超的能力及亲和力,具有感召力和很强的人格魅力,修炼自身品格。现在西方许多管理学家纷纷著书立说研究管理者如何修炼自身,进行自我管理,与我国的儒家思想有着异曲同工之处。管理大师杜鲁克在《有效管理者》中也提出:“只有那些有能力管理自己的人,才能成为好的管理者。”通过管理自己的意志或行为来感化他人,才能在潜移默化中使人信服,从而更好地发挥创造性。惟有不断提升自身素养,才能享受真正的成功与恒久的快乐。

二、医者仁心,德技双馨,切实履行社会责任

胡锦涛同志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明确提出“必须坚持公共医疗卫生服务公益性”。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让公立医院体现公益属性,切实履行社会责任,努力构建和谐医患关系,是摆在各级政府及其相关部门和医院管理者面前的一项重大课题,事关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性质和方向,事关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成败。

由于现行收入分配制度很难给予医务人员“合理而体面”的报酬,在某种程度上挫伤了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加之,在一切以业务收入增长为核心的“指挥棒”下,医院普遍推行科室承包制、独立核算制,这些措施强化了医务人员的趋利行为。医生一方面要承担救死扶伤的天职,另一方面却要充当好卖技术、卖药品、卖检查的“生意人”。在市场经济等价交换原则和社会上存在的拜金主义思想的影响下,再动听的职业操守也难以抵挡住金钱的诱惑,再忠诚的职业信仰也容易拜倒在物欲的石榴裙下,医疗卫生工作应有的公益性受到了空前的挑战和颠覆。

儒家思想的核心是“仁”,对于医务工作者来说,这个“仁”应该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指“仁心”,二是指“仁术”,医者当以“仁心”施“仁术”。“仁心”承载了孔、孟所提倡的“仁、礼”思想体系,它是指医者要有高尚医德情操,而高尚的医德体现在要重视患者的生命价值,“仁术”是指医者要具备精湛的专业技能。“医之为道,非精不能明其理,非博不能致其约”(清·程文囿《医述·医则》),医者必须要虚心好学,精益求精,还要具备比较渊博的知识,触类旁通。“仁心仁术”实际上就是大医精诚与高超医术的完美结合。

道家思想的核心是:以道为本,自然无为,轻物重身。轻利益重修身,是我们从医者坚持职业及道德标准的准则。“大医精诚”是古代医德的最高境界之一。其中“大”不仅强调了祖国医学的宏大广博,更强调了医者的高尚道德情操、宽广的胸襟和至高、至远、至深、至大的思想境界;“精”则强调了从医者必须对医术精益求精、一丝不苟;“诚”强调了医学及从医者必须至诚至信为民众除疾灭病,竭诚为患者服务。这种行医准则长期以来对我国医学界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对我们在市场经济下加强医院医德建设也有特殊的指导作用。应借鉴和发扬“大医精诚”思想,指导今天的医德建设,大力发扬祖国医学的优良医德传统,吸取我国传统医学“杏林文化”之精华,提高现代医德水平。

公共利益是公立医院的最终目标或定位。在财政投入不足、医疗服务价格严重背离价值以及市场经济条件下,医疗卫生机构客观上确实存在创收的压力和动力。但是,公立医院首先应牢记自己的社会责任,履行好应尽的公益目标。那种一味追求经营创收等自身利益的行为,不仅侵害患者的利益,从长远来说,也使其自身公信力丧失,离老百姓只会是越来越远,这无疑是一种损人害己的行为,无异于慢性自杀。因此,公立医院必须正确处理社会效益和经济收益的关系,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尤其是在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与医院经营模式存在一定因果关系的情况下,正确选择经营方式就显得格外重要。医院的经营管理活动必须牢牢把握这样一个原则,即:公立医院是公益性卫生机构,医务人员是治病救人的使者,二者必须和谐统一。医院既为患者提供服务,同时通过为患者服务赢得社会认可,为医院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支撑。医院可以快速跨越发展,更要又好又快、和谐健康发展;医院可以追求规模效应,但决不允许把患者当做“利益增长点”,以损害患者利益为代价,来谋取医院一时的发展。必须强调医院的社会公益属性,医院在履行更多社会责任的同时,建立科学的医院运营机制,使经济成本与社会成本形成良性互动循环。

三、天人合一,以和为贵,构建和谐医院文化

医院文化建设的目的是为了满足患者的健康需求,而这种需求是综合性多方面、多层次的。它既可以是医学的,也可以是文化、生活和法律的[2]。医院文化建设是医院管理的重要方面,进行文化建设的目的是统一员工的价值观,提高整体的人文素养,培育医院特有的精神内涵,打造核心竞争力,为医院的飞速发展提供文化和精神的保障。这其中价值观的确定与推广是文化建设的首要任务,以什么样的价值观统一员工的思想将决定医院文化发展的未来走向和精神追求。

中国传统文化是以“求善”为本质特征的伦理型文化。《周易》中“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人生观。在价值取向上将义置于利之上,孔子“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孟子“舍生取义”(《孟子·上》)的价值选择和“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孟子·藤文公下》)的立身情操,清代颜元“其谊以谋其利,明其道而计其功”的论断,均是中国优秀道德精神的集中体现,并在数千年的文化沿革过程中深深烙印于我们民族的心理性格之中。儒家思想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以人为本”、“和为贵”、“修己安人”、“以义统利”等思想被广泛应用于医院文化中。我们反思和领悟这些优秀的品格思想,对于加强卫生行业的职业道德建设具有追本溯源的意义。在医疗服务的过程中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深刻认识义与利的协调统一有助于帮助我们处理好奉献与索取的关系,更好地摆正医、患之间的位置,调整工作的心态。

文化是一只无形的手,对现代的经济建设和医学发展不会产生直接的作用,但是从其潜在的价值来看,将对整个医疗行业的发展产生不可估量的深远影响。医学是新技术发展迅速的行业之一,我们在进行医院文化建设时应注重对传统文化的学习和领悟,不断从中汲取人文精髓,对于加强医院文化建设必将起到强基固本、事半功倍的作用。

四、以人为本,知人善任,激发员工最大潜能

我国古代积累了丰富的选人、用人、观人的经验和方法,注重对人的“德”的考察,更注重候选人在其所处情境下的行为,强调发挥人才的弹性去配合工作的需要。在人性的看法上,我国古代的“人皆可以为尧舜”、“内养外化,皆可成善”等观点无疑为现代医院管理模式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

《资治通鉴》中讲到:“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尽亡,谓之愚人;德胜于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因此,必须用人之长,避人之短。儒家思想历来重视人才的培养、识别、选拔、任用和考核,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人才管理体系,充分认识到人才在治国安邦中的重要地位,主张用发展、教育的方法来培养人才,逐步形成了选才、育才、用才相结合的人才管理思想。

在现代医院的管理中,人是医院最宝贵的资源。医院是人的集合体,医院的管理者必须以人为本。在人本管理从“以个性为本”、“以人性为本”到“以人文为本”的转化过程中,文化对管理的影响权重日益增加。人性化的管理理念就是把人的因素放在中心的位置,要重视德才兼备,要“知人善任”,“量才授职”,“因能授官”。扬长避短,时刻调动职工的积极性和聪明才智,将职工的利益与医院的目标紧密结合在一起,发挥职工的长处和能动性,给职工搭建一个尽情施展才华的工作舞台,使之成为忘我工作、乐不思蜀的主人。纵观全国优秀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华山医院、瑞金医院、解放军总医院等,都是着力营造有利于各类人才脱颖而出的良好环境,留得住人才的成功典范。这就是以人为本管理的成效。

总之,得人才者得天下!失人才者失天下!经世之本,识人为先,经世之本,用人为先,可以说是从古到今成功者的秘诀。这不仅体现了我国传统的管理学思想,并且与现代管理学的许多观念有着深度的契合。

五、赏罚分明,恩威并施,提高管理绩效

管理工作的核心应是培养员工的团结和协作精神,以提高实现其目标的效率。相应地,《周易》中有“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的论断,意指实现目标要通过管理者和组织成员的上下沟通。《孙子兵法》进一步阐述了这一思想,“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之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故善战人之势,入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即对组织的要求,更在于其功用,特别是要求组织本身能产生出战斗力,这就是“势”,一旦形成这种组织,又能“择人而任势”,按组织的功能需要用人之长,组织就会具有一种“不动则已,动必雷霆万钧,一击成功,无可阻挡之势。”[3]

“赏不可不平,罚不可不均。”不分人的贵贱,赏罚要严明,这样才能通过正强化和负强化的激励作用,来鼓励先进,鞭策后进,提高管理绩效。曹操违纪,自罚“割发代首”;街亭失守,诸葛亮“挥泪斩马谡”。这些历史典故都是执法严明的例证。只有做到恩威并施,才得以“犯三军之众,若使一人”,得心应手地运筹帷幄,使之无敌于天下。
     六、仁爱无疆,杏林春暖,构筑诚信医患关系

目前,医疗的市场化导致病人经济负担加重,医院的社会公益性质淡化,医院与社会的沟通严重不足,再加之媒体在导向和监督作用的尺度上把握不准,片面地渲染少数不和谐的案例,这些都造成了医患关系的日益紧张。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古代的医患关系。最早的医患关系萌芽源于西汉司马迁《史记·补三皇本记》中记载“神农……始尝百草,始有医药。”书中描述的神农氏敢于冒着中毒的危险品尝百草的精神,正是医者对患者无私奉献的高尚道德真实写照。到百家争鸣时期,孔子的“仁”学思想开始影响着医患关系的建设,“仁者爱人”、“人性本善”等都是“仁”学思想的重要组成,时刻教育着医者要懂得关爱、体贴患者,提倡人性善良、友好的一面。《论语·学而》提出“泛爱众而亲仁”,意思是做人要施爱心,亲近仁人志士。唐代医家孙思邈在解释著作为什么取名《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时,曾这样说“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故以为名也。”这种把人的生命价值放在首位的精神,也是构建和谐医患关系的重要方面。民间名医董奉,为人治病不收费用,不取报酬,如病愈者感谢则让病者于山中植杏树,十年杏树成林。后来,“杏林”二字成为医学的代名词,曾有杏林佳话的美誉。上面谈到的只是古代医患关系建设的一些例子,其实类似的事例举不胜数,由此可见,传统文化精神对医患关系建设有着深远的影响。

《论语》中孔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就医院而言,就是要端正医院的经营思想,改进医院管理。强化“以病人为中心”的理念,坚持一切为病人健康利益办院的方针,将优质、安全、低价和可持续的医疗服务作为医院追求的最高目标,从而把医院的诚信体现出来。从医者的角度来讲,只有突出“义”字,淡泊名利,才能从内心深处消除市场经济的负面影响,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减少医疗纠纷发生。正如孔子所云“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

结论

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孕育、造就了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传统文化所蕴含的、世代相传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行为准则,一方面具有浓厚的历史性,另一方面又具有强烈的现实性和可借鉴性。通过对传统文化的研习和领悟,不仅能够了解历史,把握根基,而且可以进一步传承中华民族一脉相承的伦理、道德理念,培养兼具科学和人文精神的一代新人,建设底蕴深厚,具有时代特征的现代医院。


上一篇: 浅析法家思想对现代医院管理的启示
下一篇: 融儒家文化之精华于现代医院之管理
0.054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