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探索 锐意创新 各地深入推进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工作

发布日期:2018-10-16 10:51:41   阅读次数:544次

:为全面掌握包括省级试点地区在内的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地区的工作进展,深入交流做法和经验,加强对地方改革工作的指导,卫生部分别于2011年9月27日和11月15日召开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地区北片和南片工作交流会,各省(区、市)卫生行政部门、国家联系试点城市和省级试点地区相关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议。会上,部分地区作了交流发言。现将地方改革做法和经验摘要刊发,供各地学习。

 

积极探索  锐意创新

各地深入推进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工作

 

《2011年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工作安排》(以下简称《工作安排》)提出了公立医院改革试点“两条腿走路”的推进策略。包括省级试点地区在内的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地区加大体制机制改革探索力度,长期制约公立医院健康发展的难点问题开始破题;各地广泛推进便民惠民措施,医院服务能力和技术水平不断提高,并对体制机制改革形成倒逼机制。各地的主要做法包括:

一、扩充资源总量,优化结构布局

公立医院改革的根本目的是通过调整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以改革促发展,促进公立医院持续健康发展。各试点地区抓住改革契机,完善服务体系,扩充优质医疗资源的总供给。一是完善规划设计。上海市医疗机构设置规划已经市政府原则通过。湖北省制定并下发了卫生资源配置标准和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指导意见。新疆克拉玛依市委托复旦大学开展卫生发展规划的研究编制工作,提升规划制定的科学性。二是优化医疗资源结构布局。北京市全面推进城市周边区和远郊区县11个区域医疗中心建设;通过新建、迁建和托管等形式使城区优质医疗资源向城南及医疗资源薄弱地区转移。上海市由市区两级政府出资保障,在郊区新建5个三级医院,将3个郊区二级医院提升为三级医院,从而达到每个郊区区县都有一家三级医院的目标,使全市优质医疗资源布局更加均衡。三是以区域医疗中心和县级医院建设带动城乡医疗服务体系整体能力提升。北京市11所大型三级甲等医院对口支援10个远郊区县11个区域医疗中心,使其逐步具备三级医院的急危重症抢救能力,缓解群众急、重症就近看病难的问题。贵州省坚持“抓两头、促中间”,5亿元支持4个省级龙头医院和各市(州、地)骨干医院,构建区域医疗中心,同时加强县级医院能力建设。海南省建设东南西北中5大区域医疗中心,打造全省“1小时三级医疗机构服务圈”。湖南株洲市、河南洛阳市加大对市级医疗中心和城区内重点医院的建设力度。四是上下联动,建立公立医院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分工协作机制。福建省建立对口支援绩效考核制度,务求支援取得实效。江苏省出台双向转诊和分工协作的政策文件。山东潍坊市大力发展医疗集团或医疗联合体,形成了多种模式。深圳市、厦门市探索以院办院管方式提升社区卫生机构服务能力。哈尔滨市道里区创新双向转诊机制,转出病人社区康复转回率达91.9%。五是横向整合,提升资源利用效率。浙江省建立医学检查诊疗中心,实现省级医院检查诊疗资源的共建共享。安徽马鞍山市加强资源整合力度,先后成立了组建了临床检验中心、信息中心、康复医学中心、儿童医学中心、肿瘤临养中心等。江苏镇江市将医疗集团各成员医院的行政管理、人员调配、财务管理、学科建设、后勤保障等全部纳入“集团一体化”管理范畴。六是加强人才队伍建设。上海市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在制度设计上既符合中国国情、又与国际接轨。河南省实施农村卫生人才培养“51111”工程、县(市)医院骨干医师培养“515”行动计划等人才培养项目,提升农村医务人员技术水平。吉林辽源市制定了卫生人才培养“123”战略,到2012年,培养国家级人才100人,省级人才200人,市级人才300人,用于人才培养的经费不少于总收入的5%。

二、加强内部管理,实施多种便民惠民措施

公立医院改革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不同政策的主导部门、作用时间、产生效果存在差异。各地深刻领会“两条腿走路”的改革推进策略,按照由内而外、先易后难的顺序推进改革。卫生系统身先士卒,落实便民惠民措施,加强医院内部管理,并对体制机制改革形成倒逼机制。北京市在全市三级医院推行预约诊疗服务,在全市所有三级医院和二级综合医院推动优质护理服务工程。湖南省出台十项便民惠民措施并加强绩效考核。重庆市着力实施“三项工程”,全面促进“三项推行”,开展“三项创建”活动,提升医疗机构服务能力。黑龙江七台河市抓好惠民利民工程,达到了“十免十降十提高”,同时推行了医疗服务“菜单制”等八项便民服务模式。河北唐山市以“树名医、建名科、创名院”活动为抓手,提升医疗服务水平。新疆克拉玛依市建立“医疗夜市”,减少患者排队等候时间。甘肃庆阳市通过实行医生“五个排队”和医疗机构“八个排队”,严格惩处措施,加强对费用和对抗生素滥用等行为的控制。浙江嘉兴以“均次费用零增长”为目标,加强监管力度,促进医院主动控制费用增长。这些举措改善了患者就医体验、减轻了就医负担,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形成了有利于改革的社会氛围。同时,便民惠民措施的推进对体制机制改革形成倒逼机制,目前,安徽等省将物价调整权下放到试点城市,浙江省则将价格调整权限下放至试点县。

三、创新体制机制,探索改革任务的多种实施路径

一是在推进管办分开方面,北京市在卫生行政部门内设立医院管理局,推进医院的专业化、精细化管理。上海市将医保与卫生、药监部门统筹由一位市领导分管。海南三亚市成立了由常务副市长为主任、多部门共同组成的公立医院工作委员会,履行政府办医和监督职能。甘肃庆阳市及下辖8县区分别成立了公立医院管理委员会,履行公立医院改革与发展的宏观管理职能,在同级卫生行政部门下设办公室。青海格尔木市成立了市医院管理委员会,作为政府领导下的负责医疗集团投资、管理、运营的高层次议事决策机构。四川南充市在市本级和两个试点区(市)初步建立了公立医院管理委员会、医管局、国有资产管理中心等三种模式。二是在推进政事分开方面,上海、潍坊、镇江、深圳、克拉玛依、辽源等地加强对公立医院的绩效管理。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海南三亚市、浙江嘉兴市、重庆江北区等选择部分医院建立理事会为核心的法人治理结构。广东深圳市推进公立医院管理办法和章程制定,山东东营通过理事会和监事会章程,完善法人治理机制。福建、贵州、江西、海南等省加强对院长的培训,提升专业化管理水平。三是在推进医药分开方面,北京市、上海市、河南省、镇江市、云南禄丰县等地探索按疾病诊断相关组付费、总额预付、按病种付费、按人头付费、按床日付费等改革;吉林长春市推进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建立医保经办机构与医疗机构谈判机制,大幅降低医疗费用。安徽芜湖、马鞍山市设立独立药品管理中心,切断医药联系。上海闵行区、甘肃庆阳市推进收支两条线管理,庆阳市政府财政对公立医院人员(包括离退休人员)经费全额预算。江西省、山西省高平市试点医院药品零加成,山东省规定二级以上医院基本药物配备比例。四是在改革人事分配制度方面,各地完善对公立医院的编制管理制度,根据工作量增加编制,江西省确定省直医院编制配备标准,贵州遵义、湖北鄂州、河南濮阳等地均在明确编制标准的基础上增加了编制量。安徽芜湖、广西玉林、海南三亚、吉林辽源等地推行了以绩效为主体的薪酬分配制度,将绩效考核结果与奖金分配有机结合。甘肃金昌对各医院领导班子成员发放奖励性绩效工资,职工工资可突破工资总额,对技术好、病人多的医疗专家,奖励绩效工资可超过职工平均工资的3倍以上,充分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

四、加强制度建设,完善卫生行政部门监管职能

一是设立专门机构,有一半的省级卫生行政部门设立医疗服务监管处,安徽芜湖在卫生局内设立医疗服务监管局、昆明市设立医院管理局、深圳市和遵义市设立医疗服务监管处,履行全行业管理职能。二是完善监管制度建设。上海市推动构建“单位自律、行业管理、社会监督、政府监管”的立体式监管框架。山东省逐步建立医师准入后监管的长效机制。深圳市健全了行业管理规范。三是创新监管手段。浙江省对全省31家三级甲等医院3月份门急诊的处方和用药情况进行了点评,并将点评结果在全省医疗机构内部进行了通报。河南省制定医疗安全、医护人员配置、临床路径管理等“十大指标”开展监管工作。海南省成立第三方评鉴机构。云南曲靖组织市级医院开展大型医院巡查,召开全市医疗质量分析会议。江西省、昆明市、马鞍山市、厦门市加大对民营医院的监管力度。四是建立社会多方参与的监管机制。三亚市招募社会监督员,定期召开社会监督座谈会。

与此同时,为了确保各项政策措施的落实并取得实效,试点地区普遍建立了政府领导牵头、相关部门配合的有利于改革深化的工作机制;创新工作方式,通过采取目标管理责任制、公立医院改革月报制度、工作开展动态排序制度等,确保改革任务的落实。同时,各地普遍注重政策设计的科学性和系统性,通过开展基线调查、加强理论研究、组织学习交流等方式,提升政策制定水平。


上一篇: 法国公立医院改革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下一篇: "没有了"
0.0499s